大众侃车,简单买好车!

别了,司徒穆伦 | 侃车·侃侃而谈

穆伦的离职声明早早发表在任期结束之前,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只是家族企业内部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4月13日,大众集团正式发布公告称,大众品牌CEO赫伯特·迪斯将取代马蒂亚斯·穆伦担任大众新任CEO,履新后迪斯还将负责集团的研发和信息技术。

这个在中国家喻户晓的德国品牌,又送走了一位悲剧性领袖。高层的变动对消费者的影响可能微乎其微,但相似的场景,却令我想起了一位叫司徒雷登的人。

1949年解放战争胜利前夕,毛主席为新华社撰写了一篇文章,题为《别了,司徒雷登》。文章曾载入中学课本,主人公——时任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因此在中国家喻户晓。这个在中国出生的美国人,这个对中国有深厚感情、对抗战胜利贡献颇多的“燕园之父”,这个被历史推着走到尽头的普通个体,却成为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人民心中美帝国主义对华政策彻底失败的代表。

司徒雷登.jpeg

其实就在大众集团正式发布公告前不久,其董事长潘师就曾与监事会成员们讨论了CEO的变动事宜。而64岁的穆伦当时也表态,“愿意为变革做出贡献”。

别了,司徒穆伦。

穆伦离职德语.png

临危受命

穆伦当然是有贡献的。

2015年4月,大众汽车集团前任监事会主席费迪南德·皮耶希在与大众汽车集团CEO马丁·文德恩的斗争中失利,被迫离开集团。同年9月,大众汽车被曝出在尾气排放测试中使用作弊软件,文德恩引咎辞职,穆伦于危难中接替CEO一职。

过去的两年时间里,穆伦作为大众集团CEO取得了不错的业绩。在他的带领下,大众集团仍旧连续两年拿下全球销量冠军,不仅利润上升,股价也回到了排放丑闻危机前的水平。同时,在汽车行业转型和柴油车的压力下,大众集团也着力向电动车和自动驾驶领域布局,还推出了用于共享服务的子品牌Moia。

image-945502-breitwandaufmacher-qmpq-945502.jpg

美丽故事一开始,悲剧就在倒计时。

即便穆伦做的很好,但权力斗争的余孽还是令他愁云惨雾。由于员工团结不顺利,改革工作推进受阻,加之去年以来“遭到德国检方调查”的消息甚嚣尘上,穆伦在公开场合透露出越来越多的不安定因素。例如,他曾在日内瓦车展上预测柴油车会复兴,甚至在另一次采访中否认大众排放造假……有外媒看出了些许端倪,旁敲侧击地讽刺道:穆伦好像并不喜欢他的工作。而戏剧化的情绪转变,也很难让公众不去联想他的背后究竟有多少双手在互相推搡。但很显然,这样的公众形象对一家跨国企业来说是极为不利的,更何况这家企业正致力于重新树立自己的公信力。

事实上,在大众集团需要持续变革,与过去的丑闻划清界限,以及进行组织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他们需要一位更加坚定的新领导者。而年逾花甲又与丑闻摘不清关系的穆伦,似乎并不是这位英雄。他更像是《末代皇帝》里的溥仪,王朝覆灭,他就是外人眼中的罪人;而当尘埃落定,他也只不过被是历史洪流卷来卷去的一缕泡沫。

201710.33424344_620X620.jpg

想想看,晚年的溥仪去故宫参观还要花钱买票,不知穆伦以后购买大众车的话会不会有优惠呢?真是伤感又有趣呵。


终是路人

有外界评论认为,穆伦虽然赢得了业绩,却没能在大众集团的“宫斗”中保全自己。

今年1月底,大众被媒体曝出曾用10只猴子来测试甲壳虫车型的尾气排放,以证明其柴油车设计的环保和无害。实验时间持续已久,甚至早于当年轰动一时的“排放门”事件。大众集团被“猴子门”再度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就连德国总理默克尔对此也表示了强烈谴责:“就算是为了证明尾气无害,汽车制造商也不应该在猴子身上做实验。”

尽管没有确切证据证明穆伦的离职与“猴子门”事件有关,但有不少消息人士认为,这是保时捷家族在暗箱操作,意在借这一事件“处决”穆伦。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老将功成,终成路人。而此出戏码与前任CEO文德恩的下台惊人地如出一辙,足以见得幕后的暗流涌动何其激烈。

NEM1_20180415_C0322695322_A1053036.jpg

反观迪斯,现年59岁的他于2015年5月离开宝马进入大众集团。“干净”的背景,加之在大众集团内并不长久的履历,使他高度符合部分人群的期待(这部分人群包括费迪南德·保时捷与沃尔夫冈·保时捷)。

此外,迪斯在宝马工作期间,曾在零件采购环节节省了40亿美元,这也让他以优秀的成本控制能力在业界著称。加入大众集团后,他被任命为大众品牌CEO,同时还是品牌的董事会主席、集团董事会成员。获得一定权力后的迪斯也并不惧怕与强硬的工会进行磋商,致力于推进成本削减与集团结构的精简化,这些“优良品质”都是利益集团的可持续发展所需要的。

更为重要的是,选择迪斯成为新的CEO人选,表明了大众集团希望彻底摆脱排放丑闻的态度。把过去的“罪恶”符号统统抹去,再由意气风发的“新人”充当门面——这粉饰苟且的办法,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不过,面对大众集团这艘巨型航母,迪斯接下来的工作也并不轻松。从数据来看,去年大众年产量为1070万辆车,略高于它的竞争对手丰田。但值得注意的是,大众在全球范围内拥有的员工数量达64.2万名,而丰田仅有36.4万名,仅为大众的二分之一。这意味着,两家汽车巨头在生产效率和体制精简化程度上仍存在很大差距,一旦企业风向出现变动,后者的纠错能力无疑会更强。


告别与告别

与对手丰田相比,这个全球最大汽车集团所面临的问题,并不是频繁换帅就能解决的。向一个人的告别,并不能成为向一段过去的告别、向一种传统的告别。对于高度集权化的家族企业,下次的政策失利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穆伦不是一事无成,迪斯也不是天兵下凡。当所有的线索都交汇在保时捷家族身上,这个与大众若即若离却又执掌后者宏观方向的存在,既是保证大众泰山不倒的脊梁,也成了大众改革的最大障碍。改革会痛,但不改革也许会死。

别了,司徒穆伦。下一个告别的又该是司徒某某呢?


广告

意见反馈

400-823-8799